第221章:大结局

    巫启铭自然不会轻易放巫泠鸢离开,一声令下,三十几个狩猎者从总部涌出来,将巫泠鸢团团围住。

    巫泠鸢冷笑了一声:“你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了?”

    那只能说明巫启铭这个父亲对她根本没有清晰的认知。

    “得了吧,”巫泠鸢不留情面地说,“你留下我,我也不可能按照你的意愿做你想让我做的事情,大不了鱼死网破。”

    “乖女儿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什么鱼死网破,爸爸怎么会这么对你呢?”

    “我的爸爸早在把我当成物品交易一样卖出去的那天就死了,别给我来父慈子孝这一套。”

    巫泠鸢一点也不上这个当。

    “我来是履行我的承诺,但是你觉得我会毫无准备的来么?”巫泠鸢老神在在地站在巫启铭面前,说,“只要我明天没有回到帝国,封廷寒定会率兵前来找我,你若是做好准备和战神兵戎相见,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我自然要站在他那边的。”

    巫泠鸢过来履行承诺是不希望有朝一日巫启铭去找封廷寒的麻烦,同样的,她也相信,巫启铭不会想要招惹上封廷寒那个大麻烦。

    果不其然,巫启铭语气和蔼了很多,循循善诱道:“乖女儿,做那个上将夫人有什么好的?来爸爸这儿,你可以做狩猎者的首领。整个组织都可以为你所用,再加上你肚子里还有那封廷寒的孩子,想必有朝一日,你能以此威胁封廷寒,让整个帝国子民都对你俯首称臣,不好吗?”

    巫启铭满脸雄心壮志,好像恨不得现在就征服帝国,称霸星际。

    “你想让我用自己的孩子去威胁孩子的父亲?”巫泠鸢冷笑一声,阴阳怪气道,“不愧是你——一个卖女求荣的好爸爸。”

    巫泠鸢心意已决,也不想和巫启铭继续废话浪费时间,转身就朝着玛勒基斯的飞船走去。

    巫启铭还想拦她,她拿着通讯器说:“只要我松手,封廷寒就会收到我的求救信息,你确定要拦我?”

    巫启铭没想到巫泠鸢竟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说实话他还没有做好现在就和帝国正面刚打算。

    与其惹恼封廷寒,还是不如先放巫泠鸢离开。

    反正来日方长,他总有机会把女儿抢回来。

    巫启铭摆了摆手,示意手下放人,然后给玛勒基斯使了个“跟着她”的眼神。

    玛勒基斯知道瞒不过巫泠鸢的眼睛,追上去说:“我陪你一起去花月国!”

    “等等,”巫启铭再次开口叫住巫泠鸢,“你要去花月国?”

    巫泠鸢挑眉,“有什么问题?”

    玛勒基斯突然想起来,“对了,首领前两天刚从花月国回来!”

    尽管联邦派去花月国的人有去无回,但是狩猎者有一些特殊渠道可以进去,所以巫泠鸢还是很相信玛勒基斯。

    巫启铭语重心长地说:“别去那里,那里已经变成了人间炼狱。”

    “什么意思?”

    “自从花溟失踪后,大量虫族涌入花月国,还没来得及进化的黑壳斑入侵了花月国的人类储备库,所有进入花月国的人类都会被其拆吃入腹,所以近期花月国虫族化作人形的东西越来越多,已经彻底不受控制了。”

    “那你是怎么出来的?”巫泠鸢问。

    巫启铭回,“我和花溟有几分交情,曾经阴差阳错救过他一命。”

    “你救过他?”

    “很久以前,在你离开我的那年……”

    巫启铭说得冠冕堂皇,其实就是把巫泠鸢卖出去的那年。

    巫泠鸢激动地上前抓住巫启铭的衣领,“花溟现在在哪儿?!”

    解铃还须系铃人,封廷寒现在的情况是花溟造成的,或许只有花溟才知道救他的方法。

    无论如何,巫泠鸢必须一试。

    巫启铭没想到女儿劲儿这么大,差点被她掐得背过气去,好不容易才夺回自己的呼吸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现在应该在克里国……”

    巫启铭话还没说完,巫泠鸢已经转身上了飞船。

    “女儿!”巫启铭大喊出声,“无论如何,千万不能去克里国,那里比花月国更像人间炼狱……”

    巫泠鸢打开飞船舷窗,看在巫启铭给自己提供了这么多有效信息的份上,勉强开口,“谢谢你的建议,我必须去克里国找花溟。”

    闻言巫启铭脸色大变,立刻命令玛勒基斯,“拦截!快拦截飞船!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去克里国,她这是去送命!!”

    玛勒基斯打开手环,准备关闭飞船的飞行系统,然而手环却迟迟没有反应。

    玛勒基斯恍然大悟,巫泠鸢既然一开始就想去花月国,那自然已经做好了准备,又岂会容许自己破坏她的计划。

    她可是巫泠鸢!

    那个敢只身前往虫族皇宫将她老公救出来的巫泠鸢。

    玛勒基斯知道自己拦不住她,准确来说,他从来就不是巫泠鸢的对手。

    他不仅喜欢她,更崇拜她。

    尽管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但是要让玛勒基斯眼睁睁看着她去送命,那也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自己拦不住,那就找一个能hold住她的人帮忙吧!

    想到这儿,玛勒基斯拨通了李秘书的电话。

    李秘书刚把巫泠鸢留下的东西交给封廷寒不久,此时正在医院盯着赫连月笙。

    这次赫连月笙是彻底死定了,按照帝国的法律,少夫人掌握的证据,足够让赫连月笙在牢里踩一辈子缝纫机!

    没想到玛勒基斯还会给自己打电话,李秘书接通问:“喂?”

    “你主子在吗?”

    李秘书:“……会不会说话?什么主子?”

    “告诉封廷寒那个老畜生,我家泠泠宝贝儿要去克里国。”

    “是谁?”封廷寒的声音突然在李秘书身后响起。

    李秘书吓得哆嗦了一下。还来不及解释,玛勒基斯就已经认出了这是封廷寒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大声吼道,“快去克里国救你老婆!”

    “克里国怎么了?”封廷寒微微凝眉,最近手头要忙的事情太多了,他没空去关注克里国的情况,现在回头想想,好像诺亚从上次丢脸到家的直播事件之后,就再也没有作妖了,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老实?

    玛勒基斯说:“诺亚失踪的消息被压下来了,克里国现在的混乱程度和花月国不相上下,你老婆非要去克里国找花溟,我怎么拦都拦不住……”

    玛勒基斯吐槽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封廷寒的声音,“准备飞船,去克里国!”

    巫泠鸢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玛勒基斯出卖了,带着小九刚落地克里国的边境,就被两只巨大无比的黑壳斑包围了。

    巫泠鸢和小九交换了一个眼神,“能保护自己吗?”

    小九微微一笑,突然拿出匕首划破自己的手指,然后将鲜血撒到了最近的那个黑壳斑身上。

    只见庞大无比的黑壳斑,瞬间变成了手指大小。

    小九抬起脚,毫不留情地碾碎了那个迷你版的黑壳斑。

    巫泠鸢叹为观止,惊讶了数十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是每个人的血都有这个功能吗?”

    小九灿烂一笑,露出洁白的贝齿,“姐姐真幽默,难道……你就从来没怀疑过,为什么我会对虫族的事情这么了解吗?”

    巫泠鸢冷着脸往后退了一步,“你是虫族的人?”

    “这个嘛……姐姐还是不知道为好。”小九依旧是青葱少年的模样,说话的声音脆生生的,很难让人把他和阴暗的虫族联系起来。

    “就这样漫无目的的找,我们是不可能找到花溟的,”小九拿出一方手帕,擦掉手上的血痕,说,“我倒是有个主意。”

    巫泠鸢不想问什么主意,可是架不住小九偏要主动说:“姐姐做我的诱饵吧,你身上的味道,是花溟最喜欢的。”

    “我身上的味道?”

    巫泠鸢从来没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味道。

    小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像小苍兰,又像雨后的玫瑰揉进了清水里~”

    巫泠鸢皱着眉头,属实没想到看起来老老实实的小孩儿,竟然这么变态。

    “你死了这个心吧!”

    巫泠鸢原计划带上小九是看中了他对虫族了解的程度,没想到却抱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我是不可能配合你的。”巫泠鸢骑上从飞船里扒拉出来的摩托车准备离开克里国边境。

    小九突然拦住她的去路,“那可由不得你了,姐姐。”

    话音落下的下一秒,小九身后突然生出一双半透明的翅膀,就和上次巫泠鸢在暗星里看到的,花溟背后的翅膀有百分之九十的相似度。

    巫泠鸢刚反应过来,那双巨大的翅膀就扑棱而来,裹住了她的身体。

    “住手!”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呼喊。

    很熟悉的男声,巫泠鸢迷迷糊糊地想,自己好像在哪里听过。

    小九被这个声音分了神,有一瞬间的心不在焉,巫泠鸢趁着这个机会,摸出腰间的枪对着小九的翅膀开了一枪。

    小九的翅膀被迫收回,巫泠鸢也看到了那个开口说话的人——“尤金?!!”

    那个被诺亚陷害成植物人的尤金,原本应该躺在克里国皇宫里等死的尤金,她竟然神奇地醒过来了?并且出现在了克里国的边境,这个可能性几乎趋近于零。

    与其说这人是她认识的尤金,倒不如说是花溟采取了赫连月笙对法斯莉娅的做法,故意占据了尤金的身体。

    巫泠鸢充满戒备地看着小九和尤金,下一秒,尤金突然红了眼眶,温柔又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久别重逢的笑,“小鸢,好久不见,我送你的那株鸢尾花,还在吗?”

    巫泠鸢热泪盈眶,却还是不敢相信,“真的是你?”

    尤金没有继续和她叙旧,而是在小九反应过来之前对着她说:“快走!!”

    说完,他拿起带枪的长剑,直接朝着小九奔去。

    “尤金!”巫泠鸢大喊着想要上前,身后却突然出现一双温热又熟悉的大手。

    封廷寒拦着她的腰,额头覆了一层薄汗。

    “以后不可以再偷偷跑路了。”封廷寒垂眸在她眉间落下一记深吻,转身钻进了巫泠鸢才帮他修好的机甲里。

    巫泠鸢捂着受惊过度的小腹,心想——星际之间的这场大战,终究是避免不了了……

    ——此部终,谢谢大家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