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分手后我成了前任的娇软白月光 > 第137章 对薄公堂,江凌霄出庭

第137章 对薄公堂,江凌霄出庭

    “我不需要证明什么,我现在和你又没什么关系!江凌霄!”手腕生疼,云雪尧也起了火,“你搞清楚,我们都分手了,你管得也未免太宽了!”

    “我管你不应该吗?”江凌霄咬牙,“你吃江家住江家这么多年……”

    云雪尧猛地打断了他,“那先问问江家拿什么来养我的!真要算起来,我吃的也是我父母的血肉!”

    口无遮拦的说出这句话。

    两人之间的气氛,再度降到了冰点。

    但云雪尧终于甩开了江凌霄。

    离开赤华的路上,眼泪无知无觉地落下来,滴在手背上,才被她发觉。

    她快速的拭去,但泪腺不听话,自顾自的汹涌。

    云雪尧站定,寻找一个无人的角落,让自己的呜咽声溢出指缝。

    他们之间,怎么走到这么难看的一步?

    连一个好好的分手都求不到。

    非要,她说出这么难听的话,非要一点体面都留不住。

    “霄爷……云小姐,好像在……”这一次,连魏宏都不敢大声说话。

    江凌霄站得离云雪尧并不远,但他把自己藏在隐蔽处,没让她发现。

    听到魏宏的话,他回身,眼神里带着杀人的寒意,“你什么都没看到,知道吗?”

    云雪尧从赤华走回了家,坐公交车十站路,将近十三公里。

    她从傍晚走到凌晨三点,最后坐在小区的花坛里发呆。

    走得太累了,所以就没心情去难过了。

    想想自己也真是傻,江凌霄不说人话,她干嘛也跟着学?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这样的季节,还死死拽着夏日的尾巴,白天热得气势汹汹,到了晚上,却暴露出了虚弱的凉。

    “霄爷,云小姐这样,会不会着凉?”魏宏问。

    他走得嘴都歪了。

    霄爷和云小姐为什么还可以气都不喘?

    他看看云雪尧才看看江凌霄,不得不承认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反而能迸发出巨大的能量。

    云雪尧走了多远,江凌霄就跟了多远,她周身萦绕着低迷的气压,江凌霄同样让人感觉到压抑。

    只是苦了魏宏这个跟班。

    “霄爷,去给云小姐服个软吧?”魏宏斗胆建议,“女孩子嘛,都喜欢被呵护的。”

    江凌霄没有出声,只是目光低沉地看着花园里,路灯之下孤坐的云雪尧。

    女孩子都需要哄的嘛。

    章贺这样说过。

    现如今连魏宏都这样说。

    可是如果她一直拒绝,他的自尊,该往何处安放。

    忽的,云雪尧似乎颤抖了一下,抱住了自己的双臂。

    她抬头,望着天,俏立的鼻尖在灯光下呈现出温柔的线条。

    她像在感受初秋浅尝辄止的清凉,身子都蜷缩了起来。

    魏宏没说错,她这样,会着凉的……

    ……

    一件男士外套,披到了云雪尧的肩上。

    她吃了一惊,条件反射就想要将衣服剥掉。

    然而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肩,“披着。”

    男人的声音带着儒雅的温润。

    云雪尧已经看清了身后的人,“师哥?你怎么在这儿?”

    “给你打电话,你一直关机,我就赶过来了。”俞子舜说道,“没想到你也不在家。”

    云雪尧再不出现,他已经要报警了。

    想着下楼来等,没想到就看到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小区花园里。

    云雪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

    刚刚心情不好,不想被任何人打搅。

    “对不起师哥,让你担心了。你找我什么事?”

    “是关于下周开庭的事,”俞子舜坐到了她的身边,“我给你联系了一位律师,你看周末你和他沟通一下?有什么证据,也可以都交给他。”

    原本这场官司,兴业会给云雪尧出律师。

    可是现在……

    整个珅城,都没人愿意当云雪尧的辩护律师。

    云江集团这么多年,在珅城打官司,从来没有败诉过。

    而且感情谣言这种事,只要江凌霄和殷柔晴双双否认,哪怕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也可以说成露水情缘。

    并且江凌霄态度强硬,上次不惜亲自辟谣的样子大家也看到了。

    所以,稍微有点名气的律师都爱惜羽毛,不愿意蹚这个浑水。

    法院倒是可以给云雪尧指派一个律师,大多是刚刚大学毕业的新手,想要胜过江凌霄的精英律师团,可能性微乎其微。

    “谢谢师哥。”

    “不用这么客气的,雪尧,你在公司里受那么多针对,我也没帮过忙。”俞子舜不想两人之间始终隔着一层纱。

    他抬手,把云雪尧垂下的发丝撩开。

    看着她月光下秀美的面容,最终还是忍住了内心的躁动。

    “这么晚了,我送你上楼吧。”

    ……

    魏宏大气也不敢出。

    江凌霄外套都脱下来了,俞子舜出现了。

    他是算好了,故意要截霄爷的胡吗?

    此时此刻,看着云雪尧和俞子舜并肩而去的背影,江凌霄身上的气息,已经不能用可怕来形容。

    如果可以,魏宏真希望,自己可以拔腿就跑。

    避免被江凌霄的怒气波及。

    “查一下,俞子舜给云雪尧请的律师是谁。”良久,江凌霄才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放话出去,珅城谁敢给云雪尧当辩护律师,就是在和整个云江做对!”

    ……

    江凌霄状告云雪尧的官司,在第二周的周一开庭。

    庭审非公开。

    但当天早上,记者们还是带着他们的摄像机和话筒,把法院之外围了个水泄不通。

    其中,甚至包括兴业自己的记者。

    他们是来拍江凌霄的。

    有传言,江凌霄将会亲自出庭。

    而其他记者,却是来拍云雪尧的。

    兴业这个记者,是个话题体质,走到哪儿,哪儿就有风浪。

    同行最了解同行,他们都在云雪尧身上嗅到了新闻的价值……

    “来了来了!”

    “是江凌霄的车!”

    “他坐哪一辆上面?”

    “真的亲自出庭了吗?”

    “哇擦!看样子是动真格的……”

    车行至法院门前,先下来的是黑衣黑超的保镖。

    他们来到一辆劳斯莱斯跟前,前后左右将车围住,硕大的遮光黑伞逐一打开,将整个车都裹了个密不透风。

    车门打开,记者们只能从保镖的腿缝之中,拍得到江凌霄的皮鞋,踏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