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成兽世小熊崽,七个哥哥争着宠 > 第五十五章:雄性之美

第五十五章:雄性之美

    到达小树林的熊武挥刀如神,他从来没有用过这么锋利的刀,只需用一半的力气树枝就能轻松砍成两截,一通疯狂的砍伐后,好像把恶兽来到家里的那口闷气也发泄了许多。

    就在这时不远处有几个兽人聊着天走过来。

    虽然族长说今天谁也不许去挖野菜,但有些兽人还是不得已出来部落里四处转转,难说找到点啥好处呢?

    眼看那几个兽人朝着他走过来,熊武急忙把砍刀藏到一堆落叶里面。

    走近后,看到被放倒的一片树枝,兽人们很吃惊:“熊老大你这是干啥?”

    “不会是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砍了吧?”

    “这活树也不能做柴火呀!”

    要不是从昨天晚上砍到现在,哪能倒了这么多。

    熊武拿着石刀挥了挥:“昨晚家里不是进恶兽了嘛,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再次发生,我去问过族长了,说是允许把屋头的空地也围上篱笆墙,这样我们出门的时候崽崽们独自在家里也放心。”

    兽人们听完后才反应过来:“这个办法好。”

    “听你这么一说,我家的篱笆墙也得加高。”

    “对对,要不咱们也干吧!”

    反正闲着也是在部落里乱晃,不如今天都来砍树枝。

    这几个雄性说做就做,连忙回家去拿石刀来。

    等他们走后,熊武忙把自己砍下来的树枝拖到一起放好,然后扛了枝送回去,顺便把砍刀也拿回去搁家里。

    不久后那几个雄性兽人到达小树林,拿着石刀砍了许久……

    呃!

    “……”

    懵了!

    这石刀还跟平时一样钝,砍一枚树枝都费老大劲儿了。

    难不成熊武的刀更锋利些?

    不然你看他砍下来那些树枝的切口,整齐利落,仿佛一刀断似的。

    “呵呵,熊大哥,你的刀借借我呗?”

    有个雄性实在砍不动,便硬着头皮上前跟熊武借刀。

    反正熊武现在正在往家里搬树枝呢,他又用不着,于是顺手把石刀借给那位。

    对方露出一脸喜色,呸呸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然后挥刀……下一秒脸色变僵。

    树还是那棵树,石刀也跟自己家的没两样,还不是一样的钝嘛!

    其他雄性看在眼里都十分不解,一一上前试手,可不,没分别啊!

    难不成熊武的手劲儿比他们都大?

    众雄性面面相觑,又迅速地把彼此对视的目光移开,左右言他:“还是自己的刀用着顺手,呵呵。”

    “对对对,用自己的刀吧!”

    在远古兽世,雄性于健壮为美,肌肉线条流畅的身段,能打到猎的本事,还有就是手劲力量大也代表着雄性之美。

    眼前这几位都是部落里一等一的好猎手,可却用不了石刀一刀砍断树枝,这不明显着不如人家熊武吗?

    可他们肯定不能承认。

    反正就这么着吧,有时候装傻充愣也挺不错。

    搬完一趟树枝的熊武再来到小树林的时候,发现大家的氛围怪怪的,他还没张嘴那雄性就把刀还给他了,说什么还是习惯用自家的。

    他心里也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接过刀的时候就轻咳了一声:“你们别看我砍了这么多,可是昨天晚上一夜没睡砍的,我和熊秀商量着早些建起来,这样才放心崽崽们。”

    听到说是昨天晚上就在砍的,众雄性们都暗暗松了口气,感觉面子也找回了几分,自信心又再次油然而生了。

    “那敢情好,我们也得多下些功夫。”

    “是,咱们得向熊大哥学习。”

    “就你两废话多,快砍吧,一会你家雌情又来揪耳朵。”

    “哈哈哈!”

    瞬间,那种苦中做乐的互动又回来了。

    大家有说有笑,一边挥汗如雨地砍着树枝。

    这边熊武最后一趟把树枝扛回家后就着手截断,整整齐齐,每根树枝都用两米的高度,这样即拦得住恶兽,又可以把地里的果子遮挡起来不让人看见。

    不过整理下来发现树枝还差了一截,熊武并不着急去砍。

    他现在去只能用石刀,那刀除了笨钝浪费时间外还砍不了多少,不如现在就做篱笆墙,能做多少是多少,等天黑之后再去砍树枝。

    熊秀去砍了三棵竹子回来,她力气大,一个人扛三棵五米来长的竹子都没有问题。

    砍回来的竹子用砍刀破成小片,再用刀把竹蕊那一面削除,最终只留下绿色的竹皮,往水里浸泡过后用来编篱笆墙,即柔软又结实。

    熊武则顺着菜地周围挖了一圈浅沟,这样编好的篱笆墙竖起来后再把土埋回去,于保障它不会倒塌。

    编篱笆墙这件事情还是熊爷爷上手,他年轻的时候就是部落里编篱笆墙的一把好手。

    现在手艺派上了用场,自然尽心尽力的去做。

    至于熊老太太,她上了年纪,这些活都帮不上忙,眼看着时候也差不多了,就直接帮着烧火做饭。

    熊家的崽崽们看到奶奶烧火就都围上去帮忙。

    这边有帮爷爷递树枝的,那边有帮奶奶烧火打水的。

    “咦,八宝呢?”熊老太太扭头问七宝,她来的时候发现灵灵崽在窝里睡着了,怎么着现在还是没见出来?

    七宝嘟嘟小嘴:“八妹妹还在睡。”

    “啊,睡这么久,不会是哪里不舒服吧?”

    熊老太太赶紧放下手里的桶进屋,在身上擦了擦手,伸到灵灵崽额头上摸了下:“还真是睡着了!行了,让她睡吧,等吃饭的时候再叫她。”

    熊灵灵正睡得香的时候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的额头,她却睁不眼睛,睡懒觉就是这样,越睡越困,更何况她可是一晚上都没有睡着,现在补个觉而已。

    耳边听到熊老太太离开的脚步声,可是并非人人都离开,一个小小的声音正在窝边叹息:“八妹妹啊八妹妹,你啥时候才醒啊?你可真能睡。是不是昨天晚上被恶兽吓着了没睡好?行行行,那你乖乖睡哈。”

    “七宝,别去烦八妹妹。”正好六宝进屋来喝水,看到这一幕就吼了他一嗓子。

    七宝翻了记白眼:“是,我知道!”

    语气里带着满满的不服气呢!

    如果是其他哥哥说他,他就可以乖乖听话,可六哥哥,哼,跟他一样大还用哥哥的语气管他,他不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