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子妃摊牌不干了 > 第181章 煜哥儿被欺负,苏悦护短

第181章 煜哥儿被欺负,苏悦护短

    萧五郎挠挠头,“家里留了赵叔和于婶子看家,作坊那边都有管事们在,至于收银子的事,我也不清楚,这个得问嫂子了。”

    萧辉摸了摸短须,又问了几个问题,萧五郎支支吾吾,看起来对作坊的事情知道得并不多。

    他便换了话题,“你身边只有一个伺候的小厮,我看夫人在你院子里另外安排了两个小厮,两个丫头,你先用着,若是谁伺候不尽力,就来告诉我。”

    萧五郎小脸微红,“其实不用那么多人的,我哥和煜哥儿身边也只有一个小厮。

    夫人安排的下人,我哥和嫂子都没要,我也不要,我很多事情都可以自己做的。”

    原本吴氏也在苏悦和萧三郎的院子里安排了小厮和丫鬟,但都被苏悦拒绝了,理由是她不喜欢院子里人太多。

    萧辉皱眉,“你现在是家里的二公子,只有一个小厮哪里够?”

    萧五郎挠挠头,有些不服气,“我们在老家也是这些人,只是少了柳婶子和白芷而已。”

    “柳婶子和白芷是谁?”

    萧五郎见萧辉眉头松开了,心情也渐渐放松,“也是家里的下人,嫂子让他们先跟着江伯母去打扫宅子了。”

    萧辉抓到了重点,“去哪里打扫宅子?”

    萧五郎摇头,“我不知道,只知道哥哥和嫂子在府城买了宅子,我们原本是要去那边住的。

    只是没想到父亲派人在城门口接我们,我们就跟着管家回来了。”

    萧辉双眸微眯,苏氏和三郎竟然在府城买了宅子?

    萧五郎仰脸望着萧辉,眼底有着强烈的渴盼和希冀,“父亲,你也想和我们住在一起的,对吗?”

    萧辉皱眉拍了拍他,“当然,你是我儿子,当然要跟我们一起住。”

    说罢又一脸温和地拍拍萧五郎的肩膀,“很晚了,睡吧。”

    萧辉离开了,萧五郎有些失落,他还以为父亲会问他在学馆读书的事情。

    他读书一向马马虎虎,背书更是费劲,像所有等待父亲盘问功课的孩子一样,他本来还担心如何跟父亲解释自己读书不好的原因。

    他还顺便想和父亲提一下不想去考书院的事,他更喜欢练武,还想跟着父亲去卫所的营地涨涨见识。

    可父亲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提,他好像对嫂子开的作坊更感兴趣。

    萧五郎辗转反侧一夜没睡好,翌日起来精神就有些蔫蔫的。

    去苏悦院子里吃早饭的时候,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苏悦,“昨晚没睡好?”

    萧五郎嘴唇动了动,不好意思说自己心中对父亲的一些小心思,只说自己换了地方有些不适应。

    萧三郎扫了他一眼,“今日我要去书院找夫子报道,悦悦你带他们先去街上逛逛,也去认识一下咱们的新宅子。”

    听到可以出去逛,萧五郎和煜哥儿顿时来了精神。

    就连大路,精神都与在乡下时有所不同。

    虽然依旧是面无表情,但却能感觉到他的情绪比之前要高涨一些。

    一家人吃了早饭,萧三郎自行出门,苏悦则带着萧五郎和煜哥儿准备先去街上逛逛。

    路过花园的时候,碰到吴昊在花园里玩。

    看到他们,他黝黑的眼睛一亮,跑过来和他们打招呼。

    “嫂子,二哥,煜哥儿。”

    先前苏悦为他治病的时候,他对苏悦印象很好,还叫他姐姐。

    没想到她竟然是自己的嫂嫂。

    吴昊这段时间为自己多了哥哥,嫂子还有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侄儿,心里很是激动。

    昨夜他就想跑去找煜哥儿玩,可吴氏不允许。

    吴昊只得怏怏地回去了,没想到一早就碰到了他们。

    他仰头看着苏悦,笑眯眯地问:“你们要出门吗?”

    苏悦点头,“嗯。”

    吴昊眼中不由散发出羡慕的光芒。

    煜哥儿有模有样地向吴昊行礼,“小叔叔,你也想出去玩吗?”

    吴昊一愣,随即眼中散发出渴盼的光芒,“可...可以吗?可以和你们一起去吗?”

    煜哥儿歪着脑袋想了想,摇摇头,“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应该问你娘亲才对。”

    他一脸求夸奖地抬头看着苏悦,“娘亲,我说的是不是很有道理?”

    苏悦敲了敲他脑袋,“嗯,你说得特别对。”

    吴昊眼里的光芒瞬间散去,有些颓然地垂下脑袋。

    他娘亲一定不会同意的。

    “昊哥儿!”

    身后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

    吴氏快步朝着他们走过来,见到吴昊和煜哥儿站在一处说话,昊哥儿抬着下巴,一脸骄傲,而吴昊却耷拉着脑袋,看起来有些垂头丧气。

    她直觉自己的儿子被欺负了,快步上前,一把将吴昊扯到身后,暗暗瞪了煜哥儿一眼,才皱眉问:“你们刚才在干什么?

    煜哥儿,不是我说你,昊哥儿可是你小叔叔,是你的长辈,你和他说话的姿态是不是太傲慢了?”

    煜哥儿有些委屈,没等说话,苏悦已经将他扯到身后,冷冷一笑,“夫人讲话要有证据,你哪只眼睛看到煜哥儿欺负三公子了?

    倒是夫人你,身为长辈,不问缘由责备一个小辈,这难道就是长辈应有的礼数?”

    吴氏没想到苏悦上来就呛她,火气有些上涌。

    偏偏这时吴昊在身后扯着她说,“母亲,煜哥儿刚才没有欺负我,他是在和嫂子说话。”

    吴氏不信,狐疑的看着吴昊,“既然没有欺负你,你为何垂头丧气的样子?”

    吴昊有些不高兴:“我想和煜哥儿一起出去玩,煜哥儿说要问过你的意见,然后又问嫂子他这么说对不对。

    我们正说话呢,你就来了,还不由分说责备煜哥儿,你怎么能这样?”

    他不耐烦的朝着吴氏跺跺脚。

    吴氏:......所以煜哥儿真的没有欺负她儿子。

    苏悦冷笑一声,“夫人,三公子都说明原委了,还请你向煜哥儿道歉。”

    吴氏指着煜哥儿,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睛,“胡闹,我是你们的长辈,让我一个长辈向他一个小孩子道歉?不可能。”

    苏悦轻哼,“长辈做错了事一样也要道歉,否则如何以身作则,教育小辈?”

    吴氏气得脸色阴沉,想冲苏悦发火,又想起萧辉的交代,悻悻的一甩袖子,拉着吴昊转身就走,“我懒得理会你。”

    苏悦伸手扯住了她的胳膊,声音慢吞吞,一字一句,“我说道歉,同样的话,我很不喜欢说两遍。”

    吴氏只觉得胳膊一痛,整个人就被苏悦牢牢扯住了,想动都动不了。

    她转头,对上苏悦清冷无比的眼睛,火气顿时上涌。

    “我偏偏不道歉,你能把我怎么样?”

    苏悦双眸微眯,视线缓缓落在吴氏旁边的昊哥儿身上,露出一抹诡异的冷笑。

    她看向大路,比了个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