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穿到病娇反派黑化前 > 第171章 拥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第171章 拥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徐嘉礼和顾思因保持着距离,连扶着顾思因都非常绅士。

    他原本已经想好,甚至他大概也确定顾思因是什么样的酒量,喝到这样的程度基本可以断片。

    是她自己要喝的,他全程配合,对她做点什么她甚至不知道。

    他一直在绝境压抑当中,从确定顾思因出现那一刻他就想要牢牢抓住不管用什么办法,但真的做时才发现,原来顾思因不开口不答应不承认,他趁着她喝醉亲吻她都有强烈的负罪感。

    明明只要开了个头她就会配合。

    徐嘉礼的欲望一遍一遍被放大,他一直在克制,他克制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觉得对顾思因做了什么是错误的,他只是纯粹地想要完整的顾思因,是整个人包括她的灵魂。

    徐嘉礼将顾思因放在副驾驶座上,副驾驶座的车门还开着,男人小心翼翼地将顾思因放在座椅上,她这时候半醒不醒的状态,非常容易稍微顺从她点就得意忘形。

    徐嘉礼刚将她放在副驾驶座上帮她系上安全带,顾思因就趁机捏住徐嘉礼的脸,她的记忆有些混沌,大概对徐嘉礼最深的印象还是第一次见到徐嘉礼时四岁的奶团子模样,以至于现在喝醉酒都把徐嘉礼等比例放大却又有些不一样的俊脸还原成了过去。

    “奶团子。”

    徐嘉礼看着顾思因似乎等着顾思因下一步动作。

    顾思因见徐嘉礼没有挣扎心里更愉快了,捏着徐嘉礼的脸问:“你怎么不对姐姐笑呀,来笑一个。”

    徐嘉礼:……

    她果然是一直在挑战他的底线。

    顾思因毫无察觉地继续说道:“不,我不是姐姐,我是妈妈,你还记得自己叫我妈妈的时候吗,我那时候就想着养个这么可爱的儿砸真是太棒了……呜呜呜,长大就没小时候可爱了。”

    她到现在还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徐嘉礼面无表情地说道:“以后会有。”

    顾思因哼唧唧,“以后还回到你小时候嘛,可是任务失败了,你已经不是……”实验对象了。

    她甚至无意识开始透露一些事情。

    徐嘉礼的目光紧了紧,他低着声问:“什么任务,我不是什么。”

    这时候顾思因警惕意识就强了很多,她比了个安静的手势,对着徐嘉礼小心翼翼地说道:“这是秘密,不能让你知道的秘密,你知道后会生气的。”

    徐嘉礼盯着顾思因看了良久,到这会儿他还能对她发什么脾气。

    男人沉默看着顾思因最后说道:“既然这个不能说那我们换个话题。”

    顾思因看着摇摇晃晃的徐嘉礼扶正他,“你怎么晃来晃去的呀,不许动!”

    徐嘉礼:……

    喝醉酒的模样也很可爱。

    徐嘉礼捂着额头移开视线,他对顾思因根本是一点招架的能力也没有。

    疯了。

    徐嘉礼抿着唇最终才低着声问:“今天日料店看到的那个男生是谁。”

    “谁……”

    徐嘉礼重复了一遍问题。

    顾思因开始委屈地说徐嘉礼在欺负她,只是连问了三次后,顾思因才说:“顾桥楠啊,他就是个欠打欠教育需要被人在地上狠狠教育揍一顿的熊孩子。”

    徐嘉礼没继续问。

    顾思因却又冒出一句,“我可没有这样的弟弟。”

    徐嘉礼没说话。

    顾思因讨好地凑上去又掐了掐徐嘉礼的脸,只不过这次被徐嘉礼握住手动不了,但她也不生气反握住徐嘉礼的手,甚至小声说道:“你要是我弟弟就好了,不做弟弟做我大儿砸也好呀,我可爱的小奶团子。”

    并不想做真弟弟更不想做儿子的徐先生这一次毫不留情地抽回手,面无表情地说道:“顾思因,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顾思因还在说话,一会儿说这个一会儿说那个,听不清是什么话,但可以看出顾思因情绪非常活跃亢奋。

    一路闹到过了两个红绿灯,顾思因才慢慢消停慢慢睡了过去。

    而她的手机一直在亮,是慕沉在发消息。

    慕沉有些头疼,他从顾桥楠给的照片中看出了个别人,不是科研院的人,之前去科研院他都没见过,他知道顾思因休假的消息,但没想到顾思因会约除科研院同事以外的人出去吃饭。

    慕沉陷入沉思。

    他担心顾思因遇到麻烦,也担心顾思因交到一些不是善茬的朋友,他对妹妹一直有过度的保护欲,对顾思因身边来往的人也一直很注意。

    可惜发给顾思因的消息迟迟没有得到回复。

    意料之中。

    慕沉最终还是给顾桥楠打了电话。

    顾桥楠也刚结束了晚上的活动,看到慕沉打来的电话没有接,直到第二个电话第三个电话,他才接通。

    “顾桥楠,你还有晚上和思因在日料店吃饭的照片和录像么。”慕沉沉默几秒后说道:“发给我,再给你转一百万。”

    也不废话,直接拿顾桥楠最想要的钱开口。

    顾桥楠笑了起来,“啧,不愧是顾思因的好哥哥啊,我拍了段录像敲诈了钱现在又要白白送一百万,这么看来我要是真有其他照片应该不止一百万吧,你怎么会觉得一百万就能打发我。”

    慕沉冷道:“你可以直接开个价。”

    他并不想和顾桥楠废话,如果不是因为顾思因,他也不会联系顾桥楠,他们除了淡薄的血缘外就仿佛陌生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