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从成为神明开始 > 第一百四十章 信国公林修贤

第一百四十章 信国公林修贤

    信国公,林修贤。

    这位自神庭时代便被分封下万里疆土的大修士,此刻亲至历城。

    林明辉猛地见着这位老祖宗。

    一时间心惊不已,他没想到,那位不知真假的太乙救苦天尊,竟然惊动了老祖宗亲自前来看个究竟。

    “孩子不必紧张,起来吧。”林修贤伸手虚引, 便将林明辉扶了起来。

    “明辉,你是冲儿那一脉的吧,我记得上一次见你,还是在广乾宫的时候,这么说来,三十四年就这样过去了。”

    被林修贤扶起的林明辉微微躬身。

    他没想到老祖宗依旧是这么好说话, 这位以姻亲笼络起一片万里疆土的大修士,此刻就和一个凡俗世家里的长辈没有差别。

    “回禀老祖宗,确是如此。”林明辉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

    他深知这位寿同天地日月的大修士,一念便将历城夷为平地,面对这等存在,少说话多做事,才是保全自身之道。

    “看样子的我的记性还是可以的。”林修贤哦了一声。

    旋即话锋一转,向着林明辉说道:

    “你之前的消息很及时,我在第一时间便收到了,只不过另有些缘由,没能赶过来,希望孩子莫要记恨我这个做长辈的。”

    林明辉闻声连道不敢。

    他知道林修贤对自己客气,那是看得起自己,自己要是给脸不要脸,只能说是急着寻死。

    “想必这些日子里,又有了些新变化吧,你说来与我听听。”

    林修贤倒也没太在意林明辉心中的想法,只是随口问道。

    虽然林明辉早已通过自己的渠道,了解到了历城近日里发生的一切,但这位信国公,还是愿意听听自己晚辈的看法。

    正所谓,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

    就算是林修贤他自己,也不敢保证他所掌握的信息是完全正确的,不如听听林明辉的见闻和想法来。

    见着老祖宗吩咐。

    林明辉便如竹筒倒豆子一般,一五一十地将这些日子里关于太乙救苦天尊,以及救苦观的等等做法说了个清清楚楚。

    林修贤点点头。

    “好了,事情我清楚的差不多了,那么你便随我一同去一趟救苦观,咱们爷俩去会一会那位来历不明的王道人吧。”

    “是。”林明辉自然不敢不从。

    在林明辉话音落下的一瞬。

    他周身景物便是一个闪烁,不过眨眼功夫,待他反应过来时,已然来到了那座救苦观之前。

    视线渐渐清明。

    林明辉便发现,除却立在自己身前的那位老祖宗外,那位王道人正笑意盈盈地看着己方二人。

    “救苦观观主王羽,见过信国公,和林城主当面了。”

    “......”

    林明辉闻言,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他见着王羽一副早有察觉的模样, 不由得心生疑惑。

    都知道是老祖亲至了,他竟然不跑?谁给他的胆子敢直面信国公。

    是天王老子, 还是那位不知真假的太乙救苦天尊?

    相较于林明辉的意外,林修贤则显得波澜不惊,对于王羽提前有所察觉,他也并不意外。

    倘若对方真是东极青华大帝所赐福之人,不能发现自己才是奇怪。

    因为当林修贤解除不可知的状态,在自己后辈面前现身时,他便能被所有观测者所通过各种方式观测到了。

    在解除不可知之前,无论是神识和五感,都无法察觉一位渡三灾修士。

    何谓不可知?

    有诗云:“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十方无影像,三界绝行踪。”

    这说的便是不可知。

    不可知是所有渡过三灾修士的特质,同样这也是为何渡三灾修士能成为这方天地高层战力的缘由。

    只要他们愿意,他们便几乎可以一直常态保持这种不可知状态。

    而这种不可知状态在这片天地里几乎是一种无解的防御。

    因为渡三灾修士寿同天地日月,寿数接近永恒,只要他们不外露气息去吞吐天地灵气,他们便可一直保持这种蛰伏的状态。

    哪怕是等到体内气机耗尽之时,只要解除不可知,与天地交换一番气机,便又可继续蛰伏下去。

    无论是尹文操还是林修贤,都是分别以不可知之法接近王羽和林明辉的。

    哪怕先后在王羽身前露面的。

    皆是二人的一道身外化身罢了,但这两道常年行走于外的身外化身,的的确确又都是实打实的渡三灾修为。

    这也是为什么林修贤能拦住佛道两派的触手,几乎一手遮天掌控这万里疆域的缘由。

    没有人敢轻易对这具行走在外的身外化身动手,因为没人知道林修贤的本体究竟在哪。

    隐藏在未知里才是最令人畏惧的。

    甚至就连林明辉他都不清楚,这位自己见过不止数面的老祖宗,自始至终都只是一道身外化身罢了。

    林明辉尽可能平静地看向王羽。

    在自己身前的这位老祖宗发话之前,林明辉决计不会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来。

    在王羽话音落下后。

    林修贤眯着眼睛,细细打量了王羽一番后,如此回道:“王观主客气了,不请我们爷俩进去做做吗?”

    他如同当日的尹文操一般。

    林修贤也没有察觉出王羽真正的跟脚来,他和尹文操自然能看出,王羽不过是一道夺舍了他人躯壳的分魂。

    只是。

    他很确定王羽所展露出来的气息十分玄妙,但那并非是归属于那位东极青华大帝的。

    但同样也不属于他所认知的任何一位大修士的,这就有些意思了。

    奇怪。

    这是林修贤给王羽身上打上的第一个标签,因为他没法看出王羽究竟是什么来头。

    所以这让林修贤对王羽保持了一定的尊重,无论是对王羽也好,还是那尊不知真假的太乙救苦天尊也罢。

    林修贤其实并不太想掺和关乎幽冥的那摊子事,可是他不去找麻烦,麻烦便会自己找上门来。

    谁叫这太乙救苦天尊之事,没的缘由就在他的地界里开始生根发芽了。

    林修贤此行只是想问清个态度。

    他并不想战火在信国土地上再度燃起,林修贤只想守好自己信国这万里疆土,守好自己当年向那人的承诺。

    “修贤啊,这片土地上的凡人,决计不能沦为妖族和修士的奴隶,他们无论多么弱小,也永远都是我们的同胞。”

    昔年那位剑眉星目的中年道人,对着刚刚成就渡三灾的林修贤如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