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架空 > 疯狂心理师 > 第七百八十九章 新的检查

第七百八十九章 新的检查

    “听起来十分奇怪。”沐春伸手放在宁涛面前,“是所有的东西都变成黑灰色吗?”

    宁涛:“并不完全是,比如我看你的手是正常的,看医生你也是正常的,只不过——”

    “不过什么?有什么情况直接说就可以,不必担心。”

    沐春的语气有几分哄孩子的样子。

    “因为看东西都是黑灰色,看人却是正常的, 这就导致了我看到的画面非常不真实,医生在我看起来变得特别鲜艳。”

    “颜色对比反差造成的。”

    “对对对,还是医生说的准确。”

    这么奇怪的病症能这样和一个人讨论,宁涛感觉轻松了不少。

    “你看起来不是很紧张自己的病情。”

    宁涛惨笑,“因为我昨天做了很多很多检查,医生看了以后告诉我,没病。对了, 那位医生好像认识沐医生, 知南附属的张文文医生不知道沐春医生是否认识。”

    “张文文?”

    说到这里, 沐春也清楚了,宁涛在张文文那里做了很多检查,所以他现在基本上没可能再让宁涛做什么检查了。

    细致周详,好啊,身心科本来就病人少,现在知南附属的神经外科也来抢生意,这样下去实在是太惨了。

    “医生,我这情况还能好吗?”宁涛见沐春久久不说话,有些着急。

    “如果没有检查出病变,也许根本没有病呢?”沐春站起身给自己拿了一杯煮好的咖啡,又问宁涛要不要来一杯。

    宁涛摇头,“我其实早饭还没吃呢。”

    “早饭没吃?”沐春打开冰箱取出一份三明治和一份金枪鱼饭团,“都是便利店的简餐,你要不要来一点?”

    “还有别的食物吗?”宁涛用手捂着胃,忽然觉得胃里一阵恶心。在他看来三明治是一块正在游动的黑色的三角鱼,饭团则是一团深灰色的肉。

    沐春又从冰箱里取出一块奶酪饼干, 放到桌面上。

    宁涛仍然捂着胃,表情看起来没有半点改变,眉头也越皱越紧,看起来像是强忍着恶心。

    沐春见状将桌面上的几样食物移到宁涛视线之外,随后又从冰箱里取出一一罐养乐多。

    幸好刘田田和楚丝丝那两个丫头喜欢往冰箱里放食物,要不然沐春也找不出那么多品种让宁涛一个个尝试。

    从刚才宁涛的叙述中,沐春已经对他的病情有了一个直观的了解,但是缺失的细节实在太多,要弄清楚发生在宁涛身上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沐春还需要收集大量的信息,且免不了进行一些实验。

    医生的诊治水平,首先在于诊断,这不仅取决于医生的专业知识和临床经验,同时还取决于是否具有良好的诊断思维。

    在疾病诊治过程中,将所获得的资料,如病史、体征、辅助检查等,结合专业理论知识与临床经验,用一定的思维方法进行分析、综合,最终达到正确诊治疾病的理性过程,为什么强调理性过程,是因为, 在诊治疾病的过程中很多方面都会对正确诊断产生影响,比如缺乏规范的分析与综合判断能力、单纯依赖主观决策、缺乏思维全面性等等。

    人体是一個复杂的整体,任何一种疾病又是一个复杂的变化过程,所以医生的工作既要在整体上全面分析又要避免对某些局部的症状过度夸大导致误诊和病人不必要的过度忧虑。

    由于身心科疾病诊断的特殊性,正确诊断更显得尤为重要,这一思维是依据患者的临床表现和各项检查指标,结合已掌握理论知识,经过大脑加工,得出疾病诊断的过程。诊断思维的核心是如何分析、比较、综合、判断和处理。身心科医生诊治疾病能力的强弱,取决于其临床诊断思维能力。

    即便是在科技越来越发达的当下,依赖检查结果之外,完全依赖某阶段、分离的检查证据依旧很难发现病人真正的变化,产生变化的原因是什么?类似病史收集的工作、结合临床检查、全面综合分析才能避免漏诊和误诊。

    沐春很快就认识到,宁涛的问题并非局限于眼睛的病变,这一点张文文已经细致周到的让宁涛完成了全部的必要检查,简直可以说是片甲不留、滴水不漏,卷到完全不给活路。

    当然,他也可以要求宁涛再做一些,谁让检查可以增加收入呢,不过眼下,相比收入,沐春的注意力都在宁涛的病情上,这个人看到了奇怪的黑灰色,但并非整个世界的色彩全都消失了,这就非常有意思了。

    最后,在三明治、饼干、饭团、可乐、养乐多全部不合胃口被宁涛婉拒之后,沐春气馁地关上冰箱,他坐下来,懒洋洋地抱怨,“你这样叫人很为难啊。”

    宁涛:——“为难?没事,我也不是非常饿。”

    “要不然你不在意的话,我想做一个实验。”说话间,刚才被摆放在一边的三明治和饭团重又回到了宁涛视线前方,他忍不住抬起头,目光紧追着沐春的脸,这样他才能避开这些看上去一团团黑灰色的几何图形。

    三角——圆形——脏兮兮的颜色。

    看起来以后吃东西是个问题,宁涛想,这样下去看什么食物都是这种颜色怎么可能吃得下去。

    “医生,谢谢你把食物放到冰箱里吧,我看着实在不太舒服。”

    他的表情很清楚告诉沐春他却是十分不舒服。

    “是啊,这些东西莫非看上去和不锈钢碗一样?”

    宁涛会心一笑,神态疲劳,“比那个还要夸张一些,事实上我感觉更像水泥块。”

    “人怎么能吃水泥块呢!”沐春忽然气呼呼地拿起一块三明治,又将一个塑料碟子哐当一声砸在桌面上,随即毫无感情地撕拉一下撕开包装,粗鲁地将三明治掰成碎块扔进盘子里。

    青椒碎、红椒碎、鸡蛋、沙拉酱汁、生菜和番茄稀稀拉拉碎在碟子里,宁涛不明白沐春为什么突然这么生气,他只是拒绝了早饭的好意,因为他实在不可能对着一块水泥团咬下去啊。

    正在他试图弄明白医生的情绪变化时,他看大了碟子里粉碎的三明治,竟然色彩缤纷叫人食欲大开。